相关媒体报道

洪银兴:关于区域率先基本现代化的思考——兼论基本现代化评价体系的理论基础

发布于:2011-10-27    来源:互联网   文章阅读数:

学习贯彻总书记重要讲话   又好又快推进“两个率先”   ○区域发展不平衡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现代化实现过程相应要采取“区域推进”的方式   ○基本现代化的评价指标需要在经济发展水平进一步提升的基础上突出人民生活水平的现代化 ○确定区域基本现代化的标志性指标要区分出必要指标和可选择指标   ○作为进程来研究现代化,需要明确与推动现代化相关的发展方式、动力和相应的制度和战略   1、区域率先基本现代化的内涵   现有的现代化理论所讲的现代化都是以国家为单位的。而现在江苏提出的率先基本现代化是以一个国家的一定地域范围为单位的。需要在理论上明确在国家的一个区域能否率先实现现代化。   我国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区域发展不平衡是我们最大的国情,因此,不同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有高有低。区域发展不平衡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现代化实现过程相应要采取“区域推进”的方式。就如邓小平提出共同富裕有个有先有后,允许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过程一样,无论是全面小康和基本现代化在区域之间也是有先后。更为重要的是率先实现全面小康和基本现代化的区域对其他地区的全面小康和基本现代化的进程有明显的带动作用。甚至可以说,这种带动作用可以大大加快全国的全面小康和基本现代化的进程。   在一个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来说,整个现代化过程是要划分为不同阶段的。我国已经把全面小康作为现代化进程的一个重要阶段,接下来就是基本现代化阶段。基本现代化是以中等发达国家为参照系。因此即使达到基本现代化还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只有当经济文化达到并超过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水平,才可能说全面现代化,才可能走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全面现代化是全国范围的。就区域来说,能够实现的是基本现代化。目前提出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地区也首先是经济发达地区。现代化水准是动态的。虽然不能在哪一天宣布实现现代化,但在某一天可以宣布达到现代化的基本要求。所谓“基本”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参照系。基本现代化的参照系只能是中等发达国家,而不是发达国家。能够成为参照系的中等发达国家一般要与江苏的经济结构和规模相似,可以考虑以韩国作为参照系。   二是基本现代化主要还是靠经济现代化支撑的。因此经济现代化的水准起决定性作用。经济现代化指的是达到当代先进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准,涉及科学技术、经济结构、人口素质等方面的水准。这个水准是动态的,处于什么阶段提什么样的现代化水准。经典的现代化理论曾经把高度发达的工业社会作为现代化水准的主要标志。我国的这一水准的现代化基本上在全面小康社会建设阶段完成。在此基础上推进基本现代化则要以掌握最新科学技术和绿色化技术作为标志。   三是区域的基本现代化不可能是全面的,尤其是对国家层面上要求的现代化标准在区域不可能都实现,例如政治现代化是国家层面的,就一个区域来说,不可能先行先试。按此认识,需要区分出哪些指标属于区域现代化的基本要求。   2、基本现代化是全面小康的提升   全面小康与基本现代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互相联系、前后衔接、由低到高的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基本现代化相对于全面小康社会不是数量上的简单扩大,而是质的飞跃和提升。由于基本现代化的基础是全面小康。因此基本现代化的评价指标可以在同全面小康社会的区分中确定。   一般说来,全面小康有中国特色,现代化则有国际标准。与全面小康相比,基本现代化更加强调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综合考虑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和社会文明的全面和协调发展。但是要使人民群众切身感受到基本现代化,就要更加体现以人为本,突出人的现代化。因此,基本现代化的评价指标需要在经济发展水平进一步提升的基础上突出人民生活水平的现代化:   首先是人民富裕程度指标。不同的发展阶段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有不同的要求。在发展的初期阶段,解决温饱问题。而当温饱问题基本解决,进入小康阶段后,人们对健康、教育、生态环境、社会安定等方面的需求明显加大。基本现代化即由小康阶段进入富裕阶段。富裕不仅是指人民收入水平的提高,还涉及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居民家庭财产明显增加,居民的财产性收入随之增加。二是居民享有的公共财富,特别是社会保障覆盖面扩大,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三是居民消费水平明显提高,这是人民富裕程度的集中表现。   其次是公平正义和共同富裕。中国特色的现代化还要加上共同富裕的要求。这体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特征。收入差距状况能区分基本现代化和全面小康阶段的发展水平。发动经济增长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发展的动力。在建设全面小康社会阶段提出了扭转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的趋势的要求,将大多数人达到收入平均数列入了评价指标。在达到全面小康社会要求以后,这个时候可能是收入差距最大的。为了避开“中等收入陷阱”,就需要通过推进基本现代化,进入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的拐点,明确提出缩小收入差距的要求,由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转向大多数人富裕起来。尤其是农民,享受城市文明的程度就成为基本现代化的重要评价指标。一般说来,贫富差距及由此产生的社会矛盾,可以由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来化解。这意味着中低收入者占大多数是基本现代化的重要指标。   第三是生态指标。生态指标不仅影响居民健康水平,也关系到发展的可持续。进入基本现代化阶段后的社会形态是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关注到了节能减排,基本现代化就要转向治理环境。生态修复和环境建设就成为建设的重点。相应的环境和生态的国际标准就成为基本现代化的主要评价指标。具体地说,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是老百姓能够切身感受到的现代化水平。   第四是社会发展指标。基本现代化的重要目标是人的现代化,即人的全面发展。这基本上要靠社会发展来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建设重在经济发展,现代化建设则要求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统筹推进,尤其要注重社会发展,原因是社会发展水平滞后于经济发展会延缓现代化的进程。与此相关的基本现代化特别关注两个方面的现代化水平,一是科教和文化发展水平。考虑到现代化必须科教领先,因此基本现代化的目标中科教就不只是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而是要明显缩短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二是教育、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的现代化水平,这要使老百姓明显感觉到享受的基本公共服务明显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3、区域率先基本现代化的区域特色   某个区域毕竟是在一国范围内,因此确定区域基本现代化的标志性指标要明确与国家现代化标准的区别和联系,也就是区分出必要指标和可选择指标。其中必要指标是指必须达到的指标,选择性指标是指与一个地区的产业结构相关,需要因地制宜,保持特色,不能千篇一律。尤其要注意的是,在同一个区域范围内没有必要处处都同等开发。   基本现代化的必要指标指的是必须达到的基本现代化要求。其中包括:人的现代化是必须的,人民幸福是必须的,信息化是必须的,普及高等教育是必须的,提高区域创新能力是必须的,保护生态是必须的。   区域基本现代化提出选择性指标主要考虑是一个国家的基本现代化某些指标不可能要求每个地区都同样要达到。例如产业结构,从国家来说,非农化指标是必要的,但对某个区域来说可能是农业比重大于国家比重,但不影响该区域基本现代化。就国家来说,现代化对服务业比重有明确要求,但不影响某个工业比重仍然很大的地区实现基本现代化的标准。城市化率也是这样。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城市化率显著大于昆山这样的县级市,但不等于说昆山就不能率先基本现代化。这就是说,工业化、城市化和服务业化这类指标是对不同区域是有弹性的,可选择的。尽管某些选择性指标对某个地区的现代化水准评价不是必要的,但现代化的基本要求还需要达到。这就是说,即使是选择性指标也有现代化要求。   一定区域的基本现代化不是封闭的。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环境的优越会吸引外地人进入,从而拉平与其他地区的发展水平。而且,在开放度高的区域,居民对幸福的要求更高。这正是不赞成某个地区先行现代化的重要理由。针对这种状况,率先基本现代化的地区需要寻求现代化的着力点。关键是人口素质。人口现代化既要吸引外地高人力资本进入又要限制低人力资本进入。这不是靠行政性壁垒来限制的。可能的壁垒只能是产业结构的技术水准。某个先行现代化的地区总是与其产业结构(尤其是其就业结构)的先进化相关的。创新型经济和先进的产业结构以较高的知识和技术水准设置了就业门槛,在吸引高人力资本涌入的同时把低人力资本劳动力堵在区域外,也就可以支持某个区域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与此相应,某个区域率先推进基本现代化,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是重点。其中将低技术、低附加值的产业转移出去,重点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是区域现代化的重要途径。   4、推进区域率先基本现代化的动力和路径   现代化是目标还是进程,关键是对“化”的理解。把“化”理解为实现,就是目标,即实现现代化;把“化”理解为发展就是指进程。作为进程来研究现代化,需要明确与推动现代化相关的发展方式、动力和相应的制度和战略。   就现代化的进程来说,指的是进入现代增长阶段。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西蒙·库兹涅茨提出的现代增长理论,把一国的经济增长进入现代增长阶段称为现代化。所谓现代经济增长,“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可以定义为向它的人民供应品种日益增加的经济商品的能力的长期上升。这个增长中的能力,基于改进技术,以及它要求的制度和意识形态的调整” 这个定义突出持续经济增长所依赖的技术的进步、制度的优化和意识形态调整。   从发达国家走过的路程看,现代化没有最佳模式,只有理性选择。我国的现代化建设,一方面积极融入经济全球化进程,另一方面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而不是“西化”。在率先基本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后,率先推进基本现代化的基本路径是坚持科学发展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江苏特点的现代化建设新路。   一是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世界银行2000年发布的题为《增长的质量》的报告,提出的增长质量的具体要求是:将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与普及教育、加强环保、增加公民自由、强化反腐败措施相结合,使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显著提高。报告强调:我们需要更多更好的“高质量”的增长,这不是一种奢侈品,这对于国家抓住时机改善这一代人以及子孙后代的生活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二是突出创新驱动。全面小康社会建设主要依靠物质资源投入,在此基础上推进现代化,需要转向创新驱动。推动信息化和绿色化。与此相应在经济发展上,要特别重视体现创新能力的指标。例如,要特别重视高新技术产业的比重和自主创新能力(专利申请数量)。在主要依靠物质资源推动阶段,对人力资本要求不是很高。而在主要依靠创新驱动经济增长的推进基本现代化阶段,人力资本成为主要的创新要素。相应的提高了人口素质的要求。特别是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会明显减少对低素质劳动力的需求,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比重也会明显上升。   三是关注三农。城乡二元结构是发展中国家的基本特征。改变这种二元结构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就开始了。其基本路径是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即以发展非农产业解决农业问题,以城市化解决农村问题,以市民化解决农民问题。但到全面小康实现时城乡二元结构还没有完全克服。二元结构状况不改变就谈不上基本现代化。推进基本现代化需要直面三农,在三农内部解决三农问题:富裕务农农民,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其路径是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将城市发展的势头和要素推向农村,着力推进城市对农村,工业对农业的反哺。   四是基础设施建设先行。基础设施状况是经济发展水平,从而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在全面小康建设阶段,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在高速公路,港口、机场之类的物质生产和生活基础设施,包括城乡通达的道路,高铁可以说是最为标志性的成就。在此基础上推进现代化,标志性的建设是知识信息的基础设施。互联网、物联网的城乡覆盖面将成为现代化的重要评价指标。   五是制度保证。江苏的体制特色或者说体制优势是强政府与强市场的结合。江苏的外资、民资领先全国,这种所有制结构显示市场经济的强大。同时政府的强力推动又是强政府的表现。两者在不同的层面上发挥作用。在推进基本现代化阶段,更要政府推动。其主要职能是提升公共服务水平。在重点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阶段,政府的财政支出重点在于“建设”支出,完善物质生产和生活所需的基础设施,以适应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的需要。但是,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政府应逐步将财政支出的重点由“建设”支出转向公共财政支出,增加公共服务的供给,提升公共服务的水平。这个方面的重点是增加社会保障支出,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在城乡间均等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