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媒体报道

访原南京大学校长 蒋树声:独步东南

发布于:2011-04-22    来源:互联网   文章阅读数: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场全国性的声势浩大的真理标准大讨论由此启幕。这篇具有深远历史意义文章的主要撰写者胡福明,就出自南京大学,时任哲学系副主任、党总支副书记。   这“东风第一枝”,永远是南大人的骄傲。   竺可桢、胡小石、吴宓……,这些刻有南京大学烙印的大师之名并没有出现在我与蒋树声的交谈中,倒是另一群行将淡出人们记忆的老校友让他感慨良多。   50多年前,400多名学生从南大校园出发,随解放军开赴云南边陲并在那里扎根。一些人在剿匪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另一些人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边疆建设——“西南服务团”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他们大多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很有才华,如果不是去了西南,他们中不少人可能早已是院士,但他们选择了那里,尽管不少人后来受到迫害,很多人现在生活还很拮据,但他们从没后悔过,他们是南京大学的模范。”这是一段凝结着南大百年校训精髓的历史。“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这八个字,在蒋树声道来,并不轻松,“这种精神,我们已经久违了。”   说话间,蒋树声燃起一支烟,绿色摩尔,一种味道很淡的女士香烟。“我在戒烟,但是戒不掉,只能选择轻一点的。”他笑着说。   此时,我们就坐在一个演讲厅外面的休息室里。常有人进进出出,背景嘈杂。淡淡烟雾间,我有片刻的恍惚。向前追溯十年,我正读初中,曾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过“蒋树声”这个名字,那时我对物理的痴迷超过了我今天对文字的热爱。而今天,我想知道,从一个物理学家到一所著名高校的当家人,蒋树声完成了怎样的熵变。   这“东风第一枝”,永远是南大人的骄傲。   竺可桢、胡小石、吴宓……,这些刻有南京大学烙印的大师之名并没有出现在我与蒋树声的交谈中,倒是另一群行将淡出人们记忆的老校友让他感慨良多。   50多年前,400多名学生从南大校园出发,随解放军开赴云南边陲并在那里扎根。一些人在剿匪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另一些人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边疆建设——“西南服务团”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他们大多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很有才华,如果不是去了西南,他们中不少人可能早已是院士,但他们选择了那里,尽管不少人后来受到迫害,很多人现在生活还很拮据,但他们从没后悔过,他们是南京大学的模范。”这是一段凝结着南大百年校训精髓的历史。“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这八个字,在蒋树声道来,并不轻松,“这种精神,我们已经久违了。”   说话间,蒋树声燃起一支烟,绿色摩尔,一种味道很淡的女士香烟。“我在戒烟,但是戒不掉,只能选择轻一点的。”他笑着说。   此时,我们就坐在一个演讲厅外面的休息室里。常有人进进出出,背景嘈杂。淡淡烟雾间,我有片刻的恍惚。向前追溯十年,我正读初中,曾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过“蒋树声”这个名字,那时我对物理的痴迷超过了我今天对文字的热爱。而今天,我想知道,从一个物理学家到一所著名高校的当家人,蒋树声完成了怎样的熵变。   这“东风第一枝”,永远是南大人的骄傲。   竺可桢、胡小石、吴宓……,这些刻有南京大学烙印的大师之名并没有出现在我与蒋树声的交谈中,倒是另一群行将淡出人们记忆的老校友让他感慨良多。   50多年前,400多名学生从南大校园出发,随解放军开赴云南边陲并在那里扎根。一些人在剿匪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另一些人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边疆建设——“西南服务团”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他们大多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很有才华,如果不是去了西南,他们中不少人可能早已是院士,但他们选择了那里,尽管不少人后来受到迫害,很多人现在生活还很拮据,但他们从没后悔过,他们是南京大学的模范。”这是一段凝结着南大百年校训精髓的历史。“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这八个字,在蒋树声道来,并不轻松,“这种精神,我们已经久违了。”   说话间,蒋树声燃起一支烟,绿色摩尔,一种味道很淡的女士香烟。“我在戒烟,但是戒不掉,只能选择轻一点的。”他笑着说。   此时,我们就坐在一个演讲厅外面的休息室里。常有人进进出出,背景嘈杂。淡淡烟雾间,我有片刻的恍惚。向前追溯十年,我正读初中,曾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过“蒋树声”这个名字,那时我对物理的痴迷超过了我今天对文字的热爱。而今天,我想知道,从一个物理学家到一所著名高校的当家人,蒋树声完成了怎样的熵变。   这“东风第一枝”,永远是南大人的骄傲。   竺可桢、胡小石、吴宓……,这些刻有南京大学烙印的大师之名并没有出现在我与蒋树声的交谈中,倒是另一群行将淡出人们记忆的老校友让他感慨良多。   50多年前,400多名学生从南大校园出发,随解放军开赴云南边陲并在那里扎根。一些人在剿匪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另一些人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边疆建设——“西南服务团”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他们大多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很有才华,如果不是去了西南,他们中不少人可能早已是院士,但他们选择了那里,尽管不少人后来受到迫害,很多人现在生活还很拮据,但他们从没后悔过,他们是南京大学的模范。”这是一段凝结着南大百年校训精髓的历史。“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这八个字,在蒋树声道来,并不轻松,“这种精神,我们已经久违了。”   说话间,蒋树声燃起一支烟,绿色摩尔,一种味道很淡的女士香烟。“我在戒烟,但是戒不掉,只能选择轻一点的。”他笑着说。   此时,我们就坐在一个演讲厅外面的休息室里。常有人进进出出,背景嘈杂。淡淡烟雾间,我有片刻的恍惚。向前追溯十年,我正读初中,曾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过“蒋树声”这个名字,那时我对物理的痴迷超过了我今天对文字的热爱。而今天,我想知道,从一个物理学家到一所著名高校的当家人,蒋树声完成了怎样的熵变。   这“东风第一枝”,永远是南大人的骄傲。   竺可桢、胡小石、吴宓……,这些刻有南京大学烙印的大师之名并没有出现在我与蒋树声的交谈中,倒是另一群行将淡出人们记忆的老校友让他感慨良多。   50多年前,400多名学生从南大校园出发,随解放军开赴云南边陲并在那里扎根。一些人在剿匪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另一些人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边疆建设——“西南服务团”是他们共同的名字。   “他们大多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很有才华,如果不是去了西南,他们中不少人可能早已是院士,但他们选择了那里,尽管不少人后来受到迫害,很多人现在生活还很拮据,但他们从没后悔过,他们是南京大学的模范。”这是一段凝结着南大百年校训精髓的历史。“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这八个字,在蒋树声道来,并不轻松,“这种精神,我们已经久违了。”   说话间,蒋树声燃起一支烟,绿色摩尔,一种味道很淡的女士香烟。“我在戒烟,但是戒不掉,只能选择轻一点的。”他笑着说。   此时,我们就坐在一个演讲厅外面的休息室里。常有人进进出出,背景嘈杂。淡淡烟雾间,我有片刻的恍惚。向前追溯十年,我正读初中,曾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过“蒋树声”这个名字,那时我对物理的痴迷超过了我今天对文字的热爱。而今天,我想知道,从一个物理学家到一所著名高校的当家人,蒋树声完成了怎样的熵变。   记者:蒋校长,您迟到了(笑)。因为预约不到,只能在这儿堵您了。   蒋树声:(笑)我一直在教育部开会,刚刚结束。   记者:在这里采访方便吗?   蒋树声:这里太吵了,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喝杯咖啡。   记者:从三江师范学堂算起,南京大学已经走过了一百年,在我的印象中,学校的名字更迭过很多次: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立东南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国立南京大学。在岁月流逝、世事变迁中,有什么,是南大始终不变的?   蒋树声:南大一百年了,从“嚼得菜根,做得大事”到“诚朴雄伟”,南大人一直在扎扎实实地迈着自己的脚步,这就是一直不变的东西。[FS:PAGE]   “诚朴雄伟”是南京大学的风格,这四个字不会变。尽管“雄伟”的提法在这次校训的重新制定中有过争论,但大多师生还是主张恢复这种提法。就我来看,雄伟其实应该是高明高远的意思。生活上,你嚼着菜根,但你可以做得大事,你不一定张扬,但立意要高远。没有这种“雄伟”的信念,南大在1952年以后就垮掉了,我们就是有锲而不舍、独立自强的精神,靠着一口硬气,在那样困难的环境下,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最后得到了政府的承认和社会的支持。   我很欣赏老校长罗家伦的一句话“做学问也好,干事业也好,要有诚意,锲而不舍才能做大学问、大事业。”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朴实无华、踏踏实实地做些事情,而不应该沉迷于一些形式上的炒作。   记者:听您的学生讲,您和他们讲过“西南服务团”的老校友们,很为他们自豪。   蒋树声:两弹一星的功臣,中科院、工程院院士当然是值得骄傲的,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还有很多校友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机会成就大事业,不为人们所知,但他们在各条战线上默默无闻地奉献了几十年。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更值得我们钦佩。”   那是1949年,当时的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有四百多名学生主动参加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随军扎根西南边陲,有人在剿匪战斗中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其他的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边疆建设。现在的学生或许已经无从知道50年多前的旧事了,但我们不应该忘记他们。他们大多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很有才华,如果不是去了西南,他们中不少人可能早已是院士,但他们选择了那里,尽管不少人后来受到迫害,很多人到现在生活还很拮据,但他们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些人,是南京大学的模范。   记者:很多人同意这样的说法,对于中国高校的发展而言,机遇尤其重要。面对机遇时,南京大学是靠什么去把握的?   蒋树声:大学是一个定位非常高的承载知识和理想的场所,由于社会总体水平低于大学水平,大学肩负着提升社会水平的责任。完成这样的历史使命,有两个条件是必不可少的:一是创造知识的能力,二是培养大批足以领导社会的精英分子的能力。南大在这两个方面是十分优秀的——我们有设施完备的国家实验室、文科研究基地,还有素质良好的同学,我们完全有能力在一个非常优秀的科学工作组中集中大批优秀人才,从事前沿课题的研究。这使得南大在机遇面前不会停步不前。   记者:在您看来,什么是南京大学最鲜明的特点?   蒋树声:有一句话,Don’t try to be best forever!你不可能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最好,重要的是你去选择哪一件事来做。就比如IT,国外的大学就是这样,虽然不一定所有的都最好,符合市场的需求也可以作为学校的特点。此外,它们的学校一般规模都比较小,small and contact,每一所大学都要有自己的特点。是不是将来我们中国的大学也可以像国家一样,有中央级、部局级的区分,多层次才应该是合理的大学布局。   南京大学办学,要从长计议,我们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说完全屈服于某一个市场,或是学习国外模式,我们要根据自己学校的特点、规模、历史背景和周围环境等因素来制定自己的计划。   我们学校的第一个特点表现在科学领域,我们比较偏重于基础研究,尽管目前我们基础研究的优势还没有充分得到发挥,但在保持和发扬这种优势的基础之上,我们做了一些改变。这两者不存在矛盾,像剑桥大学,它一部分传统保留得非常好,包括很多的学院,整个大学的学院部分都很好,像牛顿以前学习和工作过的那个学院。它其实保留了好的传统,同时改造了不太满意的传统,或者是一些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传统,来改变它们、完善它们、使它们达到极点。   第二个特点就是在培养人才上,我想大学校长都会有一个共识:一个国家,特别是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需要不同层次的大学。这些大学不是指学院,而是一些社区大学,这种社区大学在国外是很成功的。还有就是培养高层次科研人才,以及大法官、政治家的大学。南京大学的学生基础比较好,但应当在文明程度上更高一些,我曾和哈佛大学校长交流过,他也特别强调文明。[FS:PAGE]   第三个特点:small and contact。我们南京大学前几年没有和任何大学合并,所以现在和一些主要的大学相比,我们规模算是比较小的,但是研究生和本科生比例比较高,我们现在的研究生和本科生的比例已经达到1:2,但在总人数上和一些大学相比还相差很大,但我们的关联性很好。   记者:您自己做过学生也带过学生,您喜欢怎样的学生?   蒋树声:我出国之前和回国之后所喜欢的学生有所变化,当校长前后又发生了变化。   我70年代末期出国留学,那时我们国家刚刚改革开放。出去之前,我对学生的看法比较传统,喜欢的学生是老老实实、听话的。出去之后,又重新做学生,自己读研究生。通过在那里的学习和工作,发现跟导师在实验室搞科研时,很多方法和国内完全不同,变化也就出来了。中国学生学了很多,基础很扎实,但是又好像学的太多了,有时候难免消化不良;国外的学生学习的量不是很多,但知识掌握得很活,学生有很强的自学能力。   出去以后,我就很喜欢有创造性、批判性的学生。在国外,同学之间可以在课堂上辩论、发表不同的观点,美国和欧洲都非常鼓励学生交流、互动、讨论,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在教学方法上,国内与国外也有差距。   对于我们的学生,有一点很重要。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你在国内学习、工作然后出国,或者出国后回来,或者出国后不回来,都没关系。但要记住——不但要做好学业,还要做好人,对中华民族的感情不能丢,中国魂不能丢。留在国外或许比国内好,也许你可以取得很大的成就,但始终要有民族观念,要有为国家效力的责任心。   记者:您怎么看待自己几十年的科研工作?您如何评价这一段历程?有什么心得可以告诉跟上来的青年人?   蒋树声:我很热爱我现在所从事的科研工作。在文化大革命没有结束以前,我搞科研准备工作,后来很快通过考试出国深造,我们那代人很少想过要名利或者别的什么。   我回国以后又有几次机会,出去工作了几年,这样对我自己从事的科研工作和带研究生都不是特别有利——在科研领域的工作中还伴随着一种教育的使命——即使遇到很多很多困难,一旦做成了,这种乐趣是只有自己清楚的,非常骄傲。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学术环境不是很好,不过目前的状况已经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同时我也要考虑学校的师生和领导对我工作的支持。   对于年轻人,他们的机会很多,能力也比我们强,希望他们能在整个过程中尽量看得高一些,来思考我们存在的问题。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事业,或者只说南京大学,很多事情在你个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但以后的年轻人就可能看到。道理很简单,我现在的工作就是在我前任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的,可能我现在想做的事情在我的任内不可能实现,但后来人会实现。年轻人一定要为我们国家的建设多做贡献,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记者:您还有什么青年时期的爱好保留到今天吗?   蒋树声:有一些,特别在体育方面。当了校长后,有一些体育方面的爱好,我还在坚持,但由于包括身体在内的一些原因做的并不好,有些爱好医生不允许。我这一路都是在工作,在做研究生的时候,身体就有了一些问题,自己当时没在意。   记者:您的生活很规律吗?   蒋树声:我的生活是很有规律的,我的爱好也是一样,但这是在做校长之前。做了南大的校长后,要做的事情太多,很难过有规律可循的生活,客观上不允许。就像我原来的观念是少说多做,但现在也要说,因为学校的宣传有这方面的需要。   记者:有人说,南京大学的百年校庆不够隆重。   蒋树声:百年校庆不仅仅是一个庆祝性的节日。我们想通过回顾百年的办学历程来体现南大的传统,来弘扬科学人文精神,这是我们学校一直引以为豪的东西。就像我们学校举办的“著名科学家论坛”,大家都知道,几场报告讲座并不能对学生的专业研究有直接的影响,但大师们的治学态度、处世方法、在科学研究中融汇人文理念的态度,可以让学生们受益终身。[FS:PAGE]   就在这次不够尽兴的访谈之后,南京大学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等媒体发布公告:2003年度新增的149名教授、149名副教授岗位全部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这在中国高校界也是一种极为大胆的尝试,其实质是对学校教职“终身制”的废除,也就是说,南大的教授和副教授将不再是戴在教师头上的终身头衔,只有在聘任期内才是教授或副教授,解聘后就不再是了。   两个月后,又传来首轮招聘已渐近尾声的消息。由哈佛、牛津、斯坦福、耶鲁等国际一流大学的博士、博士后组成的“海外兵团”和国内其他名牌高校、科研院所的报名者们已经进入人才评选阶段。而此时,北京大学包含相同动作的人事制度改革也即将拿出第三稿方案。   “少说,多做,做了也要说”,蒋树声在由学者而校长的路上的某些细微变化就这样无意中显露,让我常想起绿色摩尔烟的那抹浅香。   蒋树声:   1940年4月生于江苏省。   1963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先后担任南京大学物理系晶体物理教研室主任、固体微结构实验室副主任、物理系主任、副校长。1997年起担任南京大学校长,1998当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先后在英国布里斯托尔(Bristol)大学、达勒姆(Durham)、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意大利MASPEC研究所担任访问研究员、访问教授。长期从事X-射线衍射和形貌学、X-射线衍射动力学理论、晶体与薄膜材料的微结构、缺陷和相变,以及同步辐射的应用、周期性和准周期性金属超晶格、磁性薄膜上的层间交换藕合与巨磁阻效应研究并取得重要成果。 关键字: 南京大学|校长访谈|蒋树声 ①本网注明“来源:培训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培训通,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培训通”。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培训通)”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