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媒体报道

电影戏剧人生—剧作家 陈白尘

发布于:2008-04-25    来源:互联网   文章阅读数:

陈白尘(1908—1994)原名增鸿、征鸿,江苏淮阴人。1926年考取上海文科专科学校,后转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又随田汉参加进步艺术团体“南国社”。1949年后历任上海市军管会文艺处处长、上海戏剧电影工作者协会主席、中华全国电影工作者协会常委、上海电影制片厂艺委会主任、文化部剧本创作室主任、中国作协理事兼秘书长、《人民文学》副主编。1965年调江苏省文联工作。1978年受聘为南京大学教授兼中文系主任,组建戏剧研究室,招收研究生,为全国综合性大学之首创。同时任中国剧协副主席、中国影协名誉理事、江苏省文联和作协名誉主席。   陈白尘的电影戏剧人生 陈白尘从小喜爱文学,在初中读书时即已显露出写作才华,处女作短篇小说《第一世界》被入选为征文得奖作品。1927年秋,入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学习,曾在田汉编导的影片《断笛余音》中饰演配角,是为涉足影坛之始。   1928年,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漩涡》,后又连续出版了3部长篇小说和一个短篇小说集。1931年发表了第一个剧作——独幕话剧《汾河湾》。   一二八事变发生后,陈白尘参加反帝大同盟,并任共青团淮盐地区特委秘书长,不久被捕,在狱中仍未辍笔。1935年出狱后,积极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戏曲活动,并创作了历史剧《石达开的末路》和中篇小说《泥腿子》等。1937年,他的太平天国三步曲的第一部七幕历史剧《金田村》,在上海出版并上演,获得很大成功。   八一三全面抗战爆发后,他与沈浮、孟君谋等组成上海影人剧团转移四川,曾一度在重庆国立剧专任教。皖南事变后,与应云卫、陈鲤庭等组建了中华剧艺社,成为在大后方开展进步、民主剧运的坚强阵地。他还先后创作了舞台剧《魔窟》、《乱世男女》和历史剧《大渡河》等。   抗战胜利后,回到上海的陈白尘担任了昆仑影业公司编导委员会副主任、主任,创作了他的第一个电影文学剧本《天官赐福》,这是一出非常出色的讽刺喜剧,由于主题的强烈批判性,致被国民党当局所扼杀。1947年,陈白尘与陈鲤庭合作,创作了电影剧本《幸福狂想曲》,是他以喜剧形式处理悲剧内容的一次成功尝试。1949年,由他执笔,与沈浮,郑君里等合作创作的电影剧本《乌鸦与麻雀》,其创作意图是十分明确的:“作为蒋家王朝崩溃的目击者,应该记下它的最后罪恶史,并以之迎接解放。”剧本的构思巧妙,情节流畅,笔触活泼,针砭犀利,比较完整地体现了作者讽刺剧创作的艺术风格。   建国后,陈白尘任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文艺处处长、上海电影制片厂艺委会主任。1953年与贾霁合作写了电影剧本《宋景诗》。1961年,由他执笔、集体创作的电影剧本《鲁迅传》(上集)发表。1977年,创作了历史剧《大风歌》。翌年,改写成电影文学剧本,在尊重历史史实的基础厂,作了必要的艺术概括,两者得到较好的统一。   1980年,纪念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周年,陈白尘怀着对鲁迅先生的无限崇敬心情,将鲁迅先生的代表作《阿Q正传》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后摄成影片。他忠于原著,又有所丰富与发展,是迄今为止对该小说最为成功的一次改编。   他曾担任中国作协秘书长、中国文联委员、江苏文联名誉主席、中国影协理事、名誉理事等职。著有《陈白尘电影剧选》、《陈白尘剧作选》和散文集《云梦断忆》等。 陈白尘于1994年5月28日去世,享年86岁。 主要作品及获奖情况: 《幸福狂想曲》                 《天官赐福》 《乌鸦与麻雀》                 《宋景诗》 《鲁迅传》                   《大风歌》 《阿Q正传》 《乌鸦与麻雀》:1957年获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个人一等奖 陈白尘先生的书桌   陈白尘(1908.3.1-1994.5.28),是我国著名的戏剧家,原名陈增鸿,江苏清江(今淮阴)人,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秘书长。他的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游涡》,回亿录《云梦断忆》,电影文学剧本《鲁迅传》、《阿Q正传》等,戏剧《石达开的末路》、《金田村》、《汪精卫现形记》、《岁寒图》、《升官图》、《宋景诗》、《大风歌》。 中国现代文学馆于2000年5月19日建立了 “陈白尘文库“。陈先生的夫人金玲女士按照陈老的遗言,给文学馆捐赠了陈老生前收藏的一些旧地图(包括咸丰十一年七月宋景诗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即黑旗军与满清山东军队分布界图),还有生前用过的一些什物,如眼镜、笔墨纸砚、名片、藤椅、书桌等。  其中的书桌是文学馆的镇馆之宝。它是用上等红木做的,下面有雕花踏板,两边都有抽屉,内侧也有抽屉,里面有印文: “姑苏因果巷公和制“,所以可推断为苏作, “公和“应是以前的一个家具作坊。此桌嵌有大理石台面,凑进了看,感觉其图案非常有气势,如云蒸霞蔚,又如江河奔流;伏在这样的书桌上写字,肯定会心中有底,笔下有神,这是何等的享受啊!中国现代作家的生活都很艰苦、很朴素,陈老这张桌子显得异常豪华。据笔者了解,只有吴组缃、曹禺先生享受过类似的书桌;所以,文朋诗友们看了这桌,不免“眼红“。就是在这张书桌上,陈老写下了多部影响巨大的佳作,如《鲁迅传》 (与人合著)、 《大风歌》等。  陈白尘先生早年到处流浪,和许多作家一样,连张像样的书桌都没有。1951年9月,他从上海借调到北京,参加电影文学剧本《宋景诗》的创作组;1952年10月,他被正式调任文化部剧本创作室主任;这年冬,他迁居北京,住在当时的作协宿舍顶银胡同的一套四合院里。大概是在60年的一天,金玲女士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路过西四一带的一个旧货店。她看见帐房先生用的帐桌是件古董,遂上前去问这桌卖不卖。帐房先生说卖,还开了50元的辣价钱,说这桌他们已经用了几十年了,原来是住在金鱼胡同的一位大官僚的家私。对于五、六十年代的普通老百姓来说,50元不是个小数;不过,对于陈白尘先生家来说,并不算是笔大钱。金玲女士把桌子买下来以后,旋即拉到附近的红木家具店,请那里的师傅修了一下,并且打了蜡,又花了30元。1966年1月初,陈先生被“贬至江苏省文联“。离京前夕,他们把其他家具都处理掉了,就带了这张庞然大物似的桌子南下金陵。这张桌子一直跟随陈老,直到他去世。文学馆是派专人、专车由南京运回北京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