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媒体报道

电化学和物理化学的研究者——电化学和物理化学家 李方训

发布于:2008-04-15    来源:互联网   文章阅读数:

李方训(1902—1962),电化学和物理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1925年毕业于金陵大学,曾任金陵大学校长、南京大学副校长。早期从事格利雅试剂在非水溶液中反应机理和电解质溶液理论研究方面的工作,所提出的离子水化焓及水化绝对熵的理论,用于水溶液中离子物理化学性质的计算公式,至今仍为该领域的专著所引用。50年代后,着重于混合电解质的系统研究,并测定了格利雅试剂在非水溶液中组成的电池电动势,证明了在非水溶液中格利雅试剂仍具有电解质的特性。验证了哈奈德规则对混合电解质溶液中离子活度系数计算的适用性,并推导出一个优于前人的计算公式,可应用于具有不同离子的混合电解质溶液。 李方训(1902~1962)江苏仪征人。1921年考入金陵大学,四年后毕业留校任教。1928年赴美留学,1930年即获得西北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一直担任金陵大学、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曾任金陵大学理学院院长、金陵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公立金陵大学(包括金陵女大在内)校长、南京大学副校长。有关电化学和物理化学的研究“中外驰名”。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防空洞通向科学前沿    抗战期间,李方训随金陵大学西迁成都。入川后,由于学校经费短缺,教职工只能领到七折的薪水。后来虽然全薪发放,但由于物价上涨,货币贬值,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而日军的飞机又时不时地前来轰炸、骚扰。在这样异常困难的情况下,许多科研工作被迫中止。这时,李方训所进行的“格林尼亚试剂在乙醚溶液中的电化学性质和离子水溶液理论”的研究,同样处于“药品缺乏,实验困难”的境地。李方训虽然也与众人一样经济拮据,但是他既没有花一点心思去改善自家困窘的生活,也没有因条件的限制而使工作陷于停顿,在夫人林福美教授的全力支持下(她在多所高校兼课,以贴补家用),他仍将所有精力都用在教学科研上。他除了在瓜棚一样简陋的实验室里尽可能地做一些试验之外,就是“别开途径,从前人所作实验之数据中寻找新关系”,以“引起理论上之探讨或指示实验之途径”。由于战时纸张紧张,印刷困难,交通困难,信息闭塞,各大学的书籍典藏、文献订购都极有限。所以,为了查阅资料,他常常是往返于成都的五所高校之间,手抄心记,没有一刻停歇。每当凄厉的防空警报响起、日军就要来轰炸时,他便仅带科研笔记和纸笔躲进防空洞内,继续算、写、想,日本人的飞机根本不存在似的。就是在三天两头钻防空洞、躲空袭的情况下,他取得了一系列的创造性的成果,发表了十多篇在国内外很有影响的论文。他提出的离子水化绝对熵和水化热理论,以及关于计算水溶液中离子极化、离子半径、离子体积和抗磁磁化率等一系列公式,受到国际化学界的公认。世界著名的科学史专家、生物化学家李约瑟抗战期间曾来华考察,对李方训的业绩和精神大为叹服,并在其所著的《科学前沿》(Science Outpost)中告知世人:“物理化学博士李方训教授是杰出的科学家,他在离子熵、离子体积和水化作用方面的研究工作是中外驰名的。”李方训曾不止一次作为我国化学代表团的首席代表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西北大学于1948年特授予他荣誉科学博士学位并赠予象征着已打开了智慧之门的“金钥匙”。  路不要铺得太平    李方训非常重视培养年轻人独立的学习、工作以及思考能力。他常说:“对学生既要严格要求,又要循循善诱。要启发他们、引导他们自己去解决问题,在关键的地方给予帮助和鼓励,而不要包办代替。要注意引导,要引而不‘发’,要恰到好处地由他们自己去‘发’。”又说:“路不要铺得太平,而要留一点让他们自己动手去筑路。”这种见解,实在是有独到之处!50年代初期,“物质结构”从物理化学中分出来单独开课,许多中青年教师都不敢去讲。于是,李方训亲自编写讲义,亲自授课,并在给学生讲课之前,在教研室中逐章进行定期讨论,“征求意见”。既然是征求意见,大家便都得发言,就都得谈这门课好在哪里?缺点是什么?以及如何改进?这正是李方训的高明之所在,是他在故意留出了“一段路”:不着痕迹地让中青年教师去“修路”,“补路”,“筑路”。两年后,这门课便由中青年教师接着上,而且上得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