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媒体报道

真留恋那段岁月

发布于:2007-05-08    来源:互联网   文章阅读数:

在那段岁月里。他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多么良好的创作环境。这并非是指什么物质条件。当时,我们睡的是集体宿舍,吃的是大食堂,冬天没有火炉,夏天没有风扇。即使改善伙食,不过是一碗馄饨,两个包子。可是我们至今依然怀念我们在戏剧创作道路上,有那么好的起步阶段。陈老没有给我们施加任何精神上的束缚和框框,却激发着我们在戏剧艺术上自觉的追求。 在那段岁月里,话剧舞台也是那么蓬蓬勃勃。《于无声处》热浪刚过,《报春 花》、《红白喜事》的春湖又来。可是就在那样的岁月里,陈老口口声声还在为话剧呐喊着。他希望话剧的蓬勃能成永久的气候。他让我们感到他的生命是在话剧中得以延伸。 记得陈老被邀请到四川参加一项纪念活动,去了一个月,回到南京时,家乡话已经不会说了,整整一个月,开口闭口都是四川话。他是那样的兴奋,那样的激动,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如火如荼的战斗岁月。是啊,成都重庆的演剧运动,是话剧运动也是陈老的光荣和辉煌。可是他在我们学生面前,却从来没有夸耀过他的这些辉煌。我们只是从他的作品里读到了他的骨气,他的情操,他的人格魅力。从他激动的情绪里,才真正理解了他为什么对话剧有着那么深厚的执着的爱。 他默默地把这些东西注入到我们的生命之中,把我们的心灵提升。让我们这几个为数不多的学生继承他的坚定和执着。于是,我们不敢懈怠。我们兢兢业业,在这不长又不短的日子里,为中国的话剧献上了《小井胡同》、《洒满月光的荒原》、《下里巴人》、《伐子都》、《商鞅》、《李大钊》、《琴声又起》、《午夜心情》等等。 为了话剧过去有过的辉煌,为了话剧还将有的复兴和蓬勃,虽然力不从心血我们仍然高举着从陈老手中接过的火把。这火焰在风中闪耀,仍在顽强地燃烧。为的是,让陈老在冥冥之中能够看到这亮光然后指着说:“这就是我的学生!” (本文作者为话剧《商鞅》的编剧)
分享到: